说起演员廖凡,我们之前听过一个最有趣的评价:气质真的好重要,以前廖凡像个猥琐的强奸犯,现在像个一身正气的强奸犯。没想到这样一张“强奸犯”的脸,偏偏就演了隐忍大气的咏春师父,还把各种刀枪棍棒都耍的有模有样。

姑娘们对这样亦正亦邪的男人一定平添好感,这年头,谁还喜欢单纯如白纸的纯小生呢?

说实在的,廖凡的脸的确很有特点。有特点的意思其实就是“长得有点不合时宜”,脸长,眼小,一圈浓密的小胡子紧密团结在嘴巴周围,这一切组合起来却有种硬汉的气质,不讨好,不谄媚,好像透着股“爷就是这么傲娇”的劲儿。

只有那偶尔伶俐的小眼神儿会出卖这一切,他的朋友顾小白说:“廖凡本质上不是一个硬汉型的人,他内心柔软、沉静的东西可能要占70%。”

第一次知道廖凡是在号称大陆第一部青春偶像剧的《将爱情进行到底》里面。廖凡饰演倒霉的好好先生雨森,深爱着徐静蕾却甘愿退居备胎二线,鼓励她去追李亚鹏,最终却搞得自己车祸身亡。

说实在的,当时在李亚鹏的飘飘长发和王学兵的无敌寸头的连环围攻下,作为乖乖仔的廖凡实在没什么竞争力,属于看过就忘的角色。

但就是这个角色,让他开始了长达17年的“黄金配角”之路。

《集结号》里性格火爆的排长焦大鹏:

《让子弹飞》中拐了兄弟和花姐走人的人生赢家麻匪老三:



以及《非诚勿扰2》里满满羞耻感的娘娘腔,勾了眼线,扭着腰肢,对着葛大爷娇嗔地说“讨厌”:

廖凡说他最欣赏的男星是罗伯特·德尼罗,一个能在《教父》里扮演心狠手辣的黑帮分子、也能在《午夜狂奔》里尽显搞笑天分的影帝级男演员。


罗伯特·德尼罗

而现实版廖凡好像真有点学他的意思,同样逼着自己在生活中体验各种角色。土匪、皮条客、硬汉、娘娘腔,他说这些角色身上的戏剧性更强,虽然听着有点酸但也透着真诚。“我偏爱的人物都不那么单纯、简单,或者干净,”廖凡说,“在极致中,人的本能、潜在的善与恶都会迸发出来。”

但其他人好像不这么看,那时候廖凡常常要面对一个很欠揍的问题:跟你一起出道的朋友都红了,你什么时候红啊?

是啊,一起合作过的陆毅、周迅、陈坤、徐静蕾、李亚鹏、孙红雷统统都红了,廖凡却还是要经常面对被认成“谁谁谁”的困扰。

但是导演孟京辉对廖凡的一句评价非常精准:“他身上有很消瘦的诗意,目光中有一种贪婪的东西。”

这种贪婪在文艺片的疯狂中彻底释放。

廖凡主演过一部电影叫做《一半是火焰,一半是海水》,根据王朔的小说改编,这一次他把一个流氓演到极致。

电影中,廖凡总是光着上半身,露着健硕的胸肌,时不时对性感的莫小奇施暴,然后做爱,活生生一个行走的生殖器。

为了影片逼真,要打的地方就真的下狠手,要吻的镜头就吻到满口血腥,要踢门就干脆把脚踢得血肉模糊,在这部戏里,廖凡真的拼了,好像要把之前所有卯足的劲儿一次性发泄出来。

这部电影让他获得台湾金马奖最佳男主角的提名。

没有获奖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廖凡演的还是太过用力,那时的他还不懂“把拳头收起来,再打出去才有力量,如果一直伸着,到后面会力竭。”直到《白日焰火》的出现。

《白日焰火》是一次量变积累到质变的转折。

电影里廖凡增肥、颓废、粗野甚至下流,从形象到内心,都是一个极度讨人厌的男人。

他爱上了一个致命诱惑的女人,又笑着背叛了她,在那个极寒的东北小镇里,他亲手把爱情的最后一丝温暖掐灭,在生存的泥沼里放弃一切奋力一搏。

最后一场戏,当一切结束后,廖凡在舞厅里独自跳起舞来,自由、释放、悲痛交织在一起,是他奉献的最真实的表演,让人忘记他是廖凡,只是生活中的一个老熟人。

他说,“等待的就是这样一种机会,在某种层面上你对那个角色感同身受。当然你不可能完全和他对等,但是你对他很熟悉。”

他凭借这个戏剧化的角色获得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,这一次,他翻身了。

但更戏剧化的事情是,获奖后所有媒体都拼命挖掘廖凡过去的辛酸故事,想把他打造成屌丝逆袭的范本。

大家关心的是“影帝”,不是廖凡。

“我必须得说以前的日子过得特惨,现在总算是苦尽甘来了?这样的剧情才够跌宕起伏?”

廖凡却偏不这么干,最喜欢这种拧巴劲儿,明明底料齐全但是拒绝熬成鸡汤。

《一半海水一半火焰》里有句台词,“出来混,我和你不一样的地方是,你是为生活所迫,而我是喜欢干这一行。”对有些人来说:坚持并不是一件特别悲惨的事情。

因为他怀念的依旧是被媒体渲染的最惨的日子,没什么名儿也没有那么忙,一晚上跑好几个地方,喝酒、谈戏。

其实很想语重心长地对廖凡说一句:鸡汤不适合脸长的你,请你继续这样我行我素地“惨”下去。

20160104012150286366.jpg

分享到 :
0 人收藏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返回顶部